更多资讯
访问手机版

禁伐三年“自救”乏力 吉林森工“母子”陷生存困局

发布时间:2018-09-03 09:46:11    来源:新京报

字体:

  禁伐三年“自救”乏力 吉林森工“母子”陷生存困局

  森工集团输血吉林森工反陷债务困局,有员工称被拖欠工资,已退休的原董事长,时任总经理在反腐风暴中落马

  8月28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森工集团,正门上方的红色横幅格外醒目,横幅上的标语为“振奋精神 勇担使命 全力推进森工集团深刻变革重组重生”。

  国家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之后,遭遇政策黑天鹅的吉林森工集团陷入艰难转型。这期间,上市公司吉林森工的主业人造板产品也连续下滑,于2017年装入泉阳泉资产,到了今年上半年,靠政府补助等上市公司业绩回暖。

  8月22日,吉林森工发布2018年半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吉林森工实现营业收入65508.28万元,与上年同比增长84.75%,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679.89万元,去年同期亏损1125万元。

  与上年同期相比,吉林森工营收增长,净利润由负转正。记者发现,上市公司业绩“回暖”主要得益于泉阳泉的置入和政府补助。扣非后,吉林森工业绩依然为负,据统计,其2014年到2017年扣非净利润已连续4年为负。

  通过资产重组,森工集团“拯救”了上市公司,但是森工集团自身的发展并不乐观。据公开披露,2018年上半年其资产负债率高达82.4%,由于森工集团的多家下属企业债务逾期,森工集团要履行保证责任,截至2018年8月6日,森工集团累计持有被冻结的吉林森工股份为79608084股,占森工集团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8.34%。此外,在记者走访的过程中,更有集团员工向记者反映存在拖欠工资的情况。

  与此同时,吉林森工“甩包袱”给森工集团的重组6月底已终止。

  政府补助8000万助力吉林森工扭亏

  2018年上半年,吉林森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0.27亿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约为0.8亿元

  1998年10月7日,吉林森工在上交所正式挂牌交易。官网显示,吉林森工属于林业和人造板及装饰材料行业,其控股股东为森工集团,截至半年报直接持股39.18%。

  与上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吉林森工营收增长,净利润由负转正。其业绩好转的主要原因在于吉林森工的一起重大资产重组,2017年吉林森工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了吉林森工集团泉阳泉饮品有限公司75.45%股权和苏州工业园区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100%股权。

  吉林森工2017年财报显示,吉林森工集团泉阳泉饮品有限公司、苏州工业园区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两家公司成为吉林森工的控股(全资)子公司,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导致上市公司当年营业收入大幅增加。

  今年上半年,泉阳泉饮品有限公司对其净利润贡献4490.31万元,苏州工业园区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对其净利润贡献3477.97万元。

  通过这起重大资产重组,吉林森工进入矿泉水及园区园林行业,主营业务进一步多元化,吉林森工的未来发展战略确定为矿泉水和园林工程“一主一辅”的产业发展新战略。

  新京报记者发现,在吉林森工2017年的营业收入构成中,矿泉水的营业收入超过了人造板产品居于首位,而在过往的年份,这个位置一直属于人造板产品。8月31日,吉林森工的证代也告诉新京报记者,上市公司自上市以来的主营业务都是人造板产品,去年才变更为泉阳泉。据吉林森工证代介绍,“人造板最初走下坡路是从国家调控房地产市场开始,然后禁伐了、没有原材料了,就更走下坡路了。”

  通过吉林森工半年报可知,与去年同期相比,虽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负转正,但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却依然是负数,为-5280万元。

  新京报记者发现,吉林森工2018年上半年实现盈利与其当期获得的政府补助有很大关系。2018年上半年,吉林森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0.27亿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约为0.8亿元。

  吉林森工“甩包袱”受挫,控股股东放弃接盘?

  森工集团曾给上市公司“输血”,把优质资产泉阳泉装入上市公司

  2017年资产重组后,2018年年初,吉林森工又开启了新的重大资产重组,筹划向控股股东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森工集团”)出售吉林森工所持有的吉林森工人造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人造板集团”)的股权。

  财报显示,人造板集团成立于2014年10月24日,截至2017年年末,吉林森工持有人造板集团40.22%的股权。2016年,人造板集团的净利润为996.47万元,对上市公司净利润贡献1045.30万元;2017年,人造板集团净利润为-19566.42万元,对上市公司净利润贡献-8246.07万元。

  对于筹划这起重大资产重组背景和原因,吉林森工方面表示:“2016年公司将人造板业务与森工集团下属的人造板集团业务进行整合后,由于诸多不利因素影响,人造板集团有限公司的经营情况未见好转,对公司经营业绩影响较大。”

  简言之,吉林森工在获得了泉阳泉这样的优质资产之后,便打算剥离陷入亏损的人造板集团。

  在外界看来,作为控股股东,森工集团曾给上市公司“输血”,把泉阳泉装入上市公司便是例证。

  在记者走访过程中,熟悉森工集团的人纷纷表示“泉阳泉几乎是集团最优质的资产”。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泉阳泉成立于2001年,在产品打入主流市场,品牌树立的时期,企业一直亏损,直到近几年才开始盈利。森工集团用十年的亏损培育了“泉阳泉”矿泉水品牌,泉阳泉饮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作臣曾表示:“现在想重新打造一个‘泉阳泉’的品牌,不投30亿是根本做不到的!”近年来,泉阳泉的收入规模实现了快速增长,2015年度、2016年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1624.55万元、41308.67万元。泉阳泉官网显示,按照近年良好态势发展,到2020年将实现销量500万吨以上,实现销售收入50亿元以上。

  如此打造的优质资产,森工集团将其转手给上市公司时,只要了不到5亿元。

  最近这次资产重组,亏损资产人造板集团的接盘方依然是森工集团。

  出人意料的是,这起重组最终没能成功。究其原因,吉林森工6月28日的公告表示:标的公司下属企业较多,资产量大,涉及的审计、评估等尽职调查工作程序复杂、工作量大。综合考虑交易相关要素、资产实际情况等各方面因素,交易双方认为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条件不够成熟。

  上市公司向集团“甩包袱”失败的背后,是集团自身目前面临的困境。值得注意的是,森工集团旗下多公司债务逾期。

  2018年8月27日,吉林森工发布公告称,始于2015年年末的重大资产出售尚未完成。这起重大资产出售是指吉林森工以与人造板业务相关的资产和负债作为出资资产对森工集团全资子公司人造板集团进行增资,增资后公司将持有人造板集团40.22%的股权,森工集团持有人造板集团59.78%的股权。

  简而言之,吉林森工两年多前曾想获得人造板集团的股权,当时,人造板的业绩还很亮眼。今年吉林森工想把拟置换的股权卖给控股股东。目前的情况是,当初的买卖交易还没有彻底完成,今年6月底,这起重大资产重组已经终止。

  集团旗下多公司债务逾期,有员工称被拖欠工资

  森工集团累计持有被冻结的吉林森工股份为79608084股

  2015年4月,国家决定吉林、内蒙古等国有重点林区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采伐。根据中新社2017年3月15日报道,中国全国范围内已经实现了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

  对于森工集团而言,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影响巨大。8月30日,一位在森工集团工作近10年的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过去,我们是以砍伐木材、卖木材和围绕木材生产一些产品作为主营业务。禁伐之后,我们不能砍木材了,集团和众多围绕木材进行生产经营的子公司没有了原材料,当下,森工集团正处于转型期。”

  在2018年6月吉林森工举办的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投资者说明会上,有投资者提问“公司财务数据不容乐观,控股股东经营堪忧,请问后续如何发展?”当时,吉林森工只是回复了上市公司的产业发展新战略,对于“控股股东经营堪忧”这一点丝毫未提及。

  种种迹象表明,森工集团当前的资金状况的确值得关注。

  首先,根据中国林业网报道,在森工集团2018年年中工作会议上,党委书记、董事长于海军指出,2018年上半年,森工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为82.4%,与年初基本持平。

  新京报记者自上海清算所了解到,由于森工集团的多家下属企业债务逾期,森工集团要履行保证责任,截至2018年8月6日,森工集团累计持有被冻结的吉林森工股份为79608084股,占森工集团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8.34%;累计冻结资产占森工集团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8.37%。

  另外,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2017年年末就有自称森工集团子公司的员工在森工集团官方微博下留言,反映公司存在拖欠工资的情况。8月29日,有森工集团的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工资都发不出来,一拖拖两三个月。”但也有森工集团子公司的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拖欠工资主要是因为集团目前资金短缺,但最多拖一个月就给了。”

  在转型项目推进上,森工集团资深员工赵江(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禁伐之前,森工集团“不差钱”都是用自有资金做项目,“这几年转型期才需要引资”。了解项目引资情况的负责人李俊(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招商情况并不理想,“来问的人很多,但是真的合作少”,李俊不太清楚集团的整体情况,但是他所在的子公司最近两年只落地了一个项目。

  8月3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森工集团想对上述问题采访核实,集团保安要求记者打通宣传部电话并且得到允许才能上楼进行采访,但是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最终未能得到官方回应。

  森工集团反腐,干了11年的原董事长落马

  柏广新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此前在森工集团连任11年党委书记

  官网显示,森工集团是1994年经国家三部委批准成立的全国首批57户大型试点企业集团、全国五大森工集团和全国制造业500强之一。今年年初,已经退休的森工集团原党委书记柏广新因涉嫌贪污、受贿犯罪等严重违纪问题“落马”一事将森工集团送至风口浪尖。

  据吉林省纪委消息,柏广新于2017年接受审查,2018年1月,审查结果显示,柏广新“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搞封建迷信活动……违规收受礼金、违规配备和使用公务用车、超标准使用办公用房……违规将多名亲属安排到森工集团工作、利用职务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在森工集团公车改革过程中滥用职权并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他人侵吞国有资产、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贪污、受贿犯罪,数额巨大。”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显示,柏广新2005年5月至2016年4月,任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柏广新事件余震不断,不久后,森工集团高管团队发生“动荡”。2018年4月,据吉林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李建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吉林森工2015年财报显示,柏广新曾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任期为2013年9月25日至 2016年4月28日;李建伟曾任上市公司董事,任期为2013年9月25日2016年9月24日。

  森工集团子公司某高管告诉新京报记者:“关于柏广新落马的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但是依我个人之见,怎么可能对集团没有影响呢?”

  集团子公司卖保健品陷“传销”疑云

  有涉嫌传销的产品在打着森工健维旗号销售

  天眼查资料显示,森工集团间接持有吉林省健维天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工健维”)56.01%的股权,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王彦军。

  新京报记者发现,通过“吉林省健维天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网”这个关键词可以搜索到两个森工健维的官网。

  经比对,这两个官网的相似度非常高,但是也有多处不同。比如,在首页产品推介上,两个网站的健康热线是不同的,产品名称也不同,一个网站的主打产品名叫“花旗松素”,另一个叫“二氢槲皮素”。

  在公司简介上,两家公司都自称“隶属于大型上市国企――吉林森工集团”。

  在卖“花旗松素”的“森工健维”上,记者从工作人员王梅(化名)处了解到,花旗松素已经销售很久了。王梅称,“想要获得其经营权,只需要一次花费11160元购买花旗松素的产品就可以,然后你觉得用得好了,就把它分享给别人,只要有两个人在你这里分别一次购买了11160元的产品,你就可以获将近3000元的收入,这笔钱由公司给你。”

  据王梅介绍,通过这种“心存大爱的推广方式”,一个月收入可以达到2万-3万。

  王梅还称,花旗松素目前没有产品批号,正在申请新资源食品批号。王梅表示:“花旗松素属于国际高端稀有健康珍品,是医药、保健食品、日化用品和化妆品中不可或缺的有效成分。”这个“官网”也显示,“花旗松素是全球稀缺,且极为珍贵的药品及保健食品成分。”

  相关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通过明显不合理价格销售产品吸纳会员或接纳代理,通过销售返利形式让会员获取收益,符合传销的基本构成要件。”另外“没有批号不准以保健品或药品名义上市销售,不能用保健品或药品进行宣传。”律师表示,目前还不能完全认定花旗松素属于传销,但是可以说其涉嫌传销。

  在主打销售“二氢槲皮素”的森工健维官网上,记者注意到,“二氢槲皮素属国际高端稀有健康珍品,是医药和保健食品、日用品、化妆品中不可或缺的有效成分。目前仅有中国、俄罗斯掌握二氢槲皮素的资源和生产技术,全球年产量不超过20吨,中国・吉林省健维天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年产量仅有5吨。公司采取国际特许专卖方式+会员私人定制模式拓展业务,在国内首创”健维全松养生堂“特许加盟连锁机构,达成加盟商与公司总部双赢目标。”

  会员私人定制模式具体是什么流程和获利方式?两个“森工健维”官网及产品是否都与森工集团有关?截至发稿记者未能联系到森工集团对此进行回应。

  新京报记者 阎侠

热点图文

精彩推荐

今日焦点

猜你喜欢

头条推荐

热图推荐

  • 沪市公司上半年实现营

  • 洲际油气50亿买油田

  • 斯太尔迷局:董事长疑被

  • 禁伐三年“自救”乏力

图文推荐

  • 禁伐三年“自救”乏力

  • 斯太尔迷局:董事长疑被

  • “人工智能+医疗”初

  • 兰州实施公共场所控烟